• 县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积极开展打造”儒风孝道之乡”活动 >> 先进典型 >> 正文
[济宁日报]大山深处的守护———记泗水县苗馆镇隈泉村乡村医生刘庆民
来源:济宁日报     作者:徐斐     文章审核:济宁日报     责任编辑:李育     日期:2014年4月30日     浏览1052 次     字体:[ ]

  在泗水县绿树成荫、群山环绕的乡间村落,隈泉村卫生室是附近8个村中唯一的卫生室,为周边村庄的1892位村民提供诊疗服务。

 

 


 

走进卫生室静谧的院子里,一辆红色摩托车在春天的阳光下耀眼闪亮,如一匹精神抖擞、默默待命的骏马。在卫生室仅仅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诊断室、配药室、药房虽然简陋却一应俱全。桌上,一个不起眼的纸盒里面,摞起的1880张处方欠条相当厚实,无声地展示着村医刘庆民对乡亲们的浓浓深情。

 

 

  乡亲之忧,让他弃教从医

  1977年,刘庆民有了一份令人羡慕工作———在山村中学当教师,本应该就此过上衣食无忧、安定惬意的生活。但是一想起周边几个村却没有一个医生,乡亲们每每得了病,不论路途多远、不管天气多恶劣,都得用担架抬着去县里医治,刘庆民的心里便总是堵得难受。有一次,村里有一个孕妇难产,当时没有便捷的交通工具,村民们用担架抬着孕妇去往30多里路之外的县医院,中途孕妇就因为大出血死在了路上,这件事让刘庆民下定了决心,决定弃教学医,回乡为父老乡亲解除病痛。

  

刘庆民毅然辞去了教师工作,跑到周边罗家湾村跟当地的乡医学习。就这样,17岁的刘庆民带着决心和细心,用了8个多月的时间就学会了一些基础医学知识。开始行医后,刘庆民渐渐发现自己对基本医术还有些欠缺,面对许多疾病往往束手无策,于是,他又来到龙运港村,拜师继续耐心学习。边学习边提高的日子过了两年多,1979年,刘庆民在隈泉村开办了第一家诊所。

  

上世纪80年代初,刘庆民走着给村民们看病已有几个年头。那时候山区的路实在难走,到处都坑坑洼洼,一走就是几个小时!他感到很多时候就算跑着去都会延误病情,于是狠了狠心,花128元钱买了一辆“泰山牌”自行车。对于生活在泗水山区的刘庆民而言,当时的128元实在是一个天文数字!就这样,刘庆民骑着“洋车”、背着药箱行走在山村小路里,长年累月穿梭在田间地头和农户村舍,哪里有病人需要,随时以最快速度送医送药。为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医术、更好地为村民看病,刘庆民还不断参加镇里、县里的乡村医生培训班,35年间,从把脉、问诊到开药、输液再到给孩子们接种疫苗,他渐渐成了村民们信任的“全科医生”。

  

作为一名“赤脚”乡村医生,行医35年来,刘庆民把每个病人当作自己的亲人看待,不论白天黑夜、不论风雨冰雪,总是随叫随到,足迹遍及周边的村村落落,遍及每一户乡亲的门槛。

 

 

  仁爱之心,让他置欠条于度外

  山区村民的生活并不富裕,看病的时候手里不宽裕成了大困扰。但在刘庆民这儿,“先看病后交钱”、“有钱没钱都给治”早就成了惯例。

  

在刘庆民平时坐诊的桌子上,欠医疗费的账单足足放了两个鞋盒子,数目有8万元之多。这些单子,有1979年的,也有2013年的,有的早已泛黄、字迹不清,有的还是崭新的,金额大些的有600多元,小的则是几块钱。“有条件还,他们自然会还。不还,自然是没条件还。我记这些条子,并不是想让乡亲们知道还欠我多少钱,而是我把这些处方‘欠条’当作了他们的就诊档案,再为他们看病时有个依据!”记者轻轻翻看着这些账单,感到账单虽然不会说话,但是每张账单的背后都藏着对苦难和弱者的仁爱之心。提起这些,刘庆民总说:“做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作为医生,更得对得起自己身上的白大褂。咱不是为了钱才当这医生的,有的病人交不起医药费,自己能帮他们一点是一点!”

  

在隈泉村提起刘庆民,除了医术高明与看病不图钱,他“骑坏6辆自行车、7部摩托车”的经历,也成了十里八村人尽皆知的故事。早些年,救人心切加上山里的路实在难走,刘庆民经常骑车摔倒,有一次去病人家的路上,雨后路滑,他连着车子一起摔到了沟里,车脚板直接插到了他的小腿里,疼得直接昏了过去,过后小腿上留下一条长长的伤疤。“那一阵子,我骑坏了6辆自行车。上世纪90年代初,我换了人生第一辆摩托车。”而这第一辆摩托车的背后有一个感人故事:那时候,刘庆民长期给村里一个老大娘看病,由于她家很穷,医药费基本就没收过,欠条打了一张又一张,老人及她的家人一直记着刘庆民的好。1993年,老人的儿子到县城一家摩托车店打工,买车时只让刘庆民拿了800元,老人的儿子用好几个月的工资,支付了车款的剩余部分。后来谈起这事,刘庆民总是对乡亲的情谊满怀深情,眼里不自觉地泛起了泪光。从骑第一辆摩托车出诊到现在,刘庆民已硬生生骑坏了7辆摩托车,院中停着的那辆已经是“小八”了。

  

刘庆民家虽不富裕,但他从来没有向乡亲们催过帐,尽管那些欠条越积越多,尽管一些“欠款”都成了死账。坚守乡医岗位三十多年,在刘庆民的心里,守护村民的健康远比那些欠条重要,对乡亲的深情在他心中更是重如泰山。

 

 

  奉献之路,让他无悔前行

  忙忙碌碌大半辈子,常年劳累、压力过大再加上磕磕碰碰不断,刘庆民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2009年下半年,刘庆民开始感觉到累,有时累得站都站不住。2010年,刘庆民被查出罹患膀胱癌,这一个消息对于他和他的家人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尽管有了思想准备,可得知自己患上癌症时,刘庆民还是有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孩子还在上学,我的卫生室咋办?”动手术时,当时已干了31年乡医的刘庆民存款只有4000元,尽管这样,他也没让家人去催要那些欠条中的医药费。做完手术后不久,刘庆民不顾医生、亲人的劝阻,又走村入户为乡亲们看病去了,就像什么事情没发生一样。有一次,一位患者对他说:“庆民,你行这么多好,上天会保佑你没事的!”朴素诚挚的话语瞬间温暖了刘庆民的心。乡亲们的鼓励信任让他克服了患病期间不安的情绪,度过了那段灰色的人生片断。

  

卫生室里,一个身材瘦小的女子穿梭在注射室和药房之间,动作熟练地给患病的村民打针、换药。刘庆民骄傲地说:“这是俺儿媳妇席丽华,她的技术比俺儿好,同样出去打针,总是她先回来,尤其是给幼儿扎头皮针,俺儿媳妇的技术已成一绝,村里有小孩生病,都来找她!”刘庆民的儿子刘壮壮和儿媳席丽华原本都在曲阜中医学校上学,席丽华此前被分配到泗水县人民医院实习,毕业后原本可以去城市工作,但考虑到当时父亲手术,他俩便毅然回乡,在照顾父亲的同时,还能给父亲一直放不下心的诊所帮忙。

  

刘庆民说:“每治好一个乡亲的病,我就觉得又干了一件好事,心里非常满足。只要还能动,我会一直干下去!”尽管2010年做过手术后没有再犯,但身体还是不如从前。谈到这些,刘壮壮有些伤感:“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当初爸爸不生病,如果我们没有回来会咋样?但现在摆在面前的是,8个村1800多口人太需要这个卫生室了!”如今,刘壮壮和席丽华已打算从父亲手中接过“接力棒”,在这里继续为父老乡亲们服务。

  

35个寒来暑往,刘庆民默默地守护着这片淳朴而熟悉的土地,崎岖颠簸的山路记录下他跋涉的脚印,他用最温暖、最无私的方式诠释着对乡亲们浓烈而深沉的爱。


当前在线:[79] 主办:中共泗水县委 泗水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承办:中国共产党泗水县委员会宣传部 泗水县网络文化管理办公室 维护:济宁正德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QQ:304014997 邮件地址: 鲁ICP备14037866号-1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鲁ICP备05024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