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县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积极开展打造”儒风孝道之乡”活动 >> 先进典型 >> 正文
[济宁日报]山村医生的1880张欠条
来源:济宁日报     作者:杨国庆 凌海宁 郭毅 胡少峰     文章审核:济宁日报     责任编辑:李育     日期:2014年6月19日     浏览1484 次     字体:[ ]

  泗水县苗馆镇隈泉村坐落于老寨山山脚下,村庄远近有二十几座山头,村子里的很多青壮年都外出到县城打工,而一名叫刘庆民乡村医生却在这里守候了35年,几十年下来他坚持让乡亲们先看病后付费,攒下的欠条多达1880张。

  

隈泉村距离县城有40里路,身处大山深处行医的刘庆民在这里一干就是35年,没赚到什么大钱。除了卫生室,一家五口还住在一个小院里。要说家里最值钱的物件,恐怕就是那一鞋盒子欠条。从1979年起,村民欠费的单据记了1880张,约有9万元。2009年刘庆民患上膀胱癌时,也没让家人去要账。他常说:“当医生治病救人是职责,乡亲们过得不容易,愿意给就给,不给我永远不要。”

  

卫生室虽小,但却负责着周边八个村子,1700人的医疗服务。青壮年去了县城打工,家里大部分都是留守的老人和儿童,身体不舒服的老人来卫生室看病就比较困难。刘庆民每天都要在这八个村子转两三圈,有固定上门服务的,还有临时打电话出诊的。近处的就溜达着过去了,远的就骑摩托车。不论狂风暴雨、黑夜静寂或路途崎岖,24小时随时出诊,至今已骑坏了6辆自行车、7辆摩托车。有时刚要进家门又接到患者电话,只能原路折回。刘庆民说,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从熟睡中被叫起。“年轻的时候晚上出门也害怕,山路上又没路灯,我就哼着小曲给自己壮胆,也不知道哼的啥。”

  

起初诊所还能收支平衡,但后来因欠账越积越多,1986年的春天,刘庆民竟然没钱进药了。诊所的病人一波接一波,断了药咋办?妻子包现云提醒他:“把患者欠的账要一下吧。”这一提不要紧,刘庆民对妻子急眼了:“你好意思张口!”这是婚后刘庆民第一次朝包现云发火。打那开始,妻子就再也闭口不谈要账的事,她咬牙卖掉3只羊,拿出200元帮助丈夫买来了药。

  

20105,刘庆民被诊断为膀胱癌,需要手术。尽管工作了30,可要做手术时家里却只有4000块钱,还差七八千的费用。没钱就没法做手术,这时的刘庆民依旧没有向患者要账,而是向亲戚朋友张口借钱。术后不久他又继续走村入户开始为村民看病。

  

由于常年奔波在崎岖的山路上,刘庆民行医路上多次出现意外事故。去年11月底的一天,他晚上11点多接到急诊,骑摩托车赶往西刘村时,摔成了轻微脑震荡。尽管夜诊让他多次吃苦头,可在刘庆民的心中,乡亲的健康最重要,他说:“这片村庄本来就偏僻,赶上救命的要紧事,一分钟都不能耽搁。”

  

刘庆民心眼好,技术也好。每天,他的观察室患者都络绎不绝。可自从刘庆民患病后,精力就一天不如一天。去年2,刘庆民把在曲阜中医药学校学习高护的儿子刘壮壮和儿媳席丽华叫回家帮忙。高护专业有很好的就业前景,小两口一直想在城市就业,但刘庆民却考虑着把儿子培养成卫生室的接班人。

  

卫生室不大,却承担着周边八个村的医疗服务。

  如今有些欠条已经发黄,多则几百元,少则几元钱,最早的可以追溯到七八十年代。

  学高护的儿子和儿媳成了他的得力助手。

  行医以来,刘庆民平均每天都要出诊两三次。

  回望35年乡间行医路,刘庆民从未感到后悔。

  崎岖难行的山路遍布了他的足迹。

  很多村民都视他如亲人。

  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熟睡中被人叫醒。

  身患膀胱癌的他,手术后仍需每日在坐诊间隙服药治疗。

 


当前在线:[109] 主办:中共泗水县委 泗水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承办:泗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维护:济宁正德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邮件地址:zfbxxke@163.com   鲁ICP备14037866号-1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鲁ICP备05024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