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县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泗水 >> 泗水党史 >> 正文
张显荣及部属之兴灭
来源:县委党研室     作者:冯永诚     文章审核:县委党研室     责任编辑:李育     日期:2012年9月18日     浏览173 次     字体:[ ]

抗战前后,张显荣作为泗南山区最大的一股地方武装司令,曾名噪一时。他做过好事,但更多的还是坏事,给泗南山区人民造成了沉重的灾难,最后以汉奸身份了结了一生。

  

    一、早年经历

张显荣于1897年出生在山东省泗水县张庄乡西蒲峪河村。其父张秀刚以做买卖谋生,主要经营杂货。因买卖兴隆,发迹亦快,后又在济南买了地皮,设置了铺面,并在村里置了几百亩地,一跃成为村里的首户。其叔父张秀伦自幼饱读四书五经,是周围村庄有名望的私塾先生。张显荣作为长房长孙,成了张家的掌上明珠,七岁就被送往“南学”,跟叔父读私塾。

 

十几个春秋后,张显荣已出落成一个才貌出众的青年。这时,张秀刚年事已高,掌管如此大的家业和买卖,委感有些力不从心。看到大儿子已长大成人,遂将张显荣接往济南,跟其学做生意,以继承他苦心经营的产业。

 

由于张显荣生性乖巧,聪明灵俐,两年之后,已对整个铺面应付裕如。张秀刚看儿子羽毛已丰满,能够支撑门面了,加之年老体弱,怀念故土,遂将济南的生意全部交给了张显荣,返回故里去了。

 

正值张显荣在生意场上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番之际,老父不幸故去的噩耗传来,他草草安排一下铺面,返回故里奔丧。在处理丧事期间,他看到弟弟是个花花公子,偌大一个家业无人料理,决定将济南的铺子变卖掉,在村子里亦农亦商。张显荣兄弟俩在村子里又置起了杂货铺,先只经营一些日用杂货,后做起了贩大牛和枪药等大宗买卖,日子越来越红火。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27年,山东惯匪刘黑七部来到张的家乡,将该地抢劫一空,张显荣的家产当然不会幸免。经此劫难,张显荣看出了枪杆子的重要性。于是他利用自己的权势和钱财,组织周围十几个村子的农民,在其村东小土山上修起了土围子。又将杂货铺卖掉,买了部分枪支,挑选了部分年轻力壮的农民为其守围子。然后,张显荣将其家属、金银细软全部搬进围子,在山上当起了大王。

 

这时的张显荣已沾染上了吃喝嫖赌的恶习,特别是聚赌已成嗜好。先是与周围村子的赌徒聚会,后连邹县、曲阜、费县的一些大赌棍也来此较量,围子里俨然成了个大赌场。几年的功夫,在这赌场输赢的变幻中,张显荣的产业犹如茧中抽丝,丝出茧空,家景每况愈下。

 

俗话说:“祸不单行”。正当张显荣在赌场上输红眼的时候,因赌场上的纠纷,他又被人在曲阜县长面前告了一状。曲阜县长派人将其妻子张氏及弟张显林捕押到曲阜(国民党时可越境办案)。张显荣只得求亲告友,变卖家产,凑了一笔钱,经邹县城前乡水泊的三番子头领周天吉从中斡旋,方将人保出。

 

经此一番折腾,张显荣悟到:在这举世扰攘,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的世道里,没有一个强硬的靠山是站不住脚的。于是,他想到了邹县三番子头目周天吉。

 

“三番子”,俗称“家礼”,亦叫“安清道义会”,源于宣统三年。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将清朝最后一个皇帝溥仪赶下台,溥仪逃往日本。在日本反动政府的支持下,溥仪意欲东山再起,恢复帝制,遂用“安清道义会”的名义笼络人心。然逆历史的潮流而动是注定要失败的。溥仪的美梦破灭了,但这种道会门却延续了下来,被一些地方势力派利用,以维护自己的利益。

 

三番子内部是论资排辈的,分为大(22)、通(23)、悟(24)、孚(25)。在鲁南一带,较大的三番子头子都是大(22)。周天吉是曲泗邹一带最大的三番子头目。他大开会门,广收徒弟。上至官府官员,下至三教九流,都有他的门徒。在鲁南山区,他算得上是个一手遮天的人物。

 

周天吉为了扩大势力,控制泗南山区、也早看中了张显荣。所以在张显荣家遭不幸求他帮忙时,他马上找在曲阜当县长的徒弟通融,将张的妻子和弟弟放了出来。对此,张显荣感激涕零,决心认周为师父。

 

张显荣抬着重礼到邹县周天吉处,按入会的仪式拜周天吉为师,排辈为通(23)。周授命他回去“大开善门,广收门徒。”这次拜师,成了张显荣生活的转折点,于是他借助三番子势力,扶摇直上。

 

    二、拼凑队伍

张显荣从邹县回来后,根据周天吉的授意,大量发展三番子信徒。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军还未到鲁南,国民党军队及其政府坐吃山空却早已望风而逃。在这个空隙之间,鲁南各地土顽、地主等以抗日为名,拉起了游击队,自称司令。一时之间,鲁南遍插大王旗,司令多如牛毛,仅泗水就有十几个。

 

张显荣看时机已到,遂以三番子门徒为骨干,以张庄为中心,拉起了抗日游击大队,自任大队长,副大队长李庆生(张庄街人)。下设三个中队,一中队长孙铭德(邹县圈里人),二中队长张秀之(邹县黑石人),三中队长王丙坤(张庄街人)。周天吉又派了一些徒弟来辅佐张显荣。

 

193814日,日军占领泗水城,泗水县国民党县长秦载敬携款和枪支逃到北孙徐李延寿处,想组织武装阻止日军南侵。他问李延寿:“泗南山区谁的武装力量强?”李答:“张庄的张显荣。”于是秦调张显荣到孙徐共商抗日大计,并将李延寿与张显荣的人员合编为一个支队,李延寿任支队司令,张显荣任副司令,张继安任参谋长。下设两个营,一营长张显林,二营长李学荣。

 

但这支队伍纯系乌合之众,心怀各异,当听到日军进攻的消息时,亦为鸟兽散。

 

张显荣趁机抢掠了一些枪支、弹药,回到张庄继续扩兵,势力不断壮大。随后,一些小股地方武装也不断来入伙。

 

1938年初,滕县的“鲁南民众抗日自卫军”司令杨士元来到张庄,与张显荣部一块活动。

 

杨士元,滕县人,原是阎锡山的一个师长,因旧军阀内部互相倾轧被挤掉,解甲后在滕县私立“滕文中学”任校长。1937年“七·七”事变后,杨见重整旗鼓的时机已到,遂建立了“鲁南民众抗日自卫军”,下设招编、政训等处。为扩充军队,杨亲自带着一部分装备精良的人员来到张庄。

 

张显荣为了得到杨士元的给养和武器,与杨拜了“把子”,结为“金兰”之好。张庄街上贴满了他们互相吹捧的大标语,这边是“拥护张司令抗战到底”,那边是“欢迎杨司令北上抗日”。张庄镇一时热闹非凡。

 

张显荣表面上对杨士元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可暗地里对其非常戒备,派亲信对杨部严密监视。

 

两个月后,杨士元的后方断绝了给养。张显荣得不到给养,就不肯再收留杨士元了。杨士元见事情不妙,与部下密商好,想趁夜间溜掉。

 

张显荣对杨士元带来的枪支早就垂涎欲滴,现见杨士元的给养已断绝,遂与属下布置好,杨部一旦逃跑,立即缴械。

 

是夜,杨士元带领部队南逃滕县。张显荣立即集合队伍,将杨部团团包围,撕下“金兰”之好,把枪支全部夺下,杨士元率部徒手逃回。

 

1939年夏,曹济舟领导的一支抗日武装处境艰难,为了生存,也暂时到张部栖身,被张显荣收编为第三营。至此,张显荣已建制三个营,遂将三个营编为第一团,张显荣兼任团长,副团长颜××。该团有时驻张庄,有时驻曲阜付庄村、安上。

 

1939年秋,原在鲁中牛希文部任中队长的许发山投降张显荣,任第四营营长。翌年春,许被提升为二团团长。

 

1941年初,费泗邹交界处的一些土匪杆子看到自己难以独树一帜,为保存实力,便纷纷投奔张显荣麾下。孙铭德任三团团长,孟继科任四团团长,吴子掌、吴子元兄弟以及汪润广、冯清宜、苏忠远等也投奔而来,当上了张部的营长。这时,张部总兵力达6000余人。司令部以下设立了八大处,分别掌管参谋、军法、军需、联络等方面事宜,进一步完善了部队的建制。1941年后,张显荣部逐渐控制了泗水南部的一些村庄。

 

    三、两面应付

张显荣最初拉起游击队时,为笼络人心,曾下令不许抢劫、强奸,也下决心镇压了一部分违抗者,以达杀一儆百之目的。象枪杀张守本、宫正子、孟庆生,活埋冯决议……

 

张显荣部拉到曲、泗、邹交界处的安上、付庄一带时,其属下中队长王丙坤抢劫了商家的80多串洋线,向老百姓勒索了80多挂蚊帐,还强奸了一个地主的儿媳妇。地主老头跪在张显荣面前不起,要张司令给他做主。张显荣决定杀掉王丙坤。一天,王丙坤到了司令部,蹲在一把椅子上,给张显荣要钱,口中还大骂不止。张显荣眼示部下,陈长春先打了一枪,王丙坤从椅子上一头栽下来,李庆生又补了一排子弹,遂用白布裹上尸体送回老家张庄。

 

张显荣的这些行为,一时博得了人民的欢迎,势力范围随之越来越大。这就引起了国民党军队、日伪以及我党的注意。谁能争取到这股武装,对控制泗水乃至费县、邹县、曲阜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各方都对其展开了军事上和政治上的攻势,特别是政治攻势。

 

1938年初,国民党反共顽固派秦启荣将泗水较大的游击队进行了改编,象于惠民部被编为第三梯队,李延寿被编为第七梯队等。秦启荣为了收编张显荣这支部队,委任张显荣为保安第四旅少将副旅长,李延寿任旅长。张显荣表面被秦收编,内心却有他自己的想法。秦启荣调张显荣去莱芜整编,张不予理睬。秦启荣到田黄,叫张显荣去共商反共大计,张带去三十多名卫兵,二十多挺机枪,没接受秦的反共意见。秦启荣恼羞成怒,决心除掉张显荣。此事被张显荣得知,当秦由莱芜去邹东路过张庄时,张显荣率部队在山上架起机枪不让秦部过张庄南河。双方相持了一天,后经人说和才罢休。从此,张显荣对秦启荣更加戒备。秦在莱芜召开会议,邀张显荣,张拒绝参加,只派团长孙铭德前去。孙回来向张汇报说:“会议内容就是要打八路军”时,张显荣说:“铭德呀,这话只能在我这屋里说,出去门说,八路军就知道啦!他们打,咱不管,咱们不打八路军。”

 

这时的张显荣,既不投靠日本人,也不与国民党军队合流,亦不与共产党为伍,只为保持中立,在各派之间搞平衡,求得生存和发展。投敌前,他与八路军也保持着联系。

 

1939年初夏,我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团长张仁初同志邀请张显荣到费县城西村会面。当时,张仁初的虎将声威名振全国。张显荣接到邀请后很是踌躇,不知此去是凶是吉,就请绰号“小蛮子”的算命先生给占了一卦。“小蛮子”据《周易》推断,此去主吉。于是张显荣放心地去了费县,而后又高兴地返回张庄。

 

同年6月,张显荣同意曹营(曹济舟的第三营)与我八路军东进支队(彭雄、周冠五)联系,并与费县我独立二营一块训练。7月,我尼山工作团负责人乔海秋同志为开辟泗南根据地,又将曹营带回张庄。乔海秋带尼山工作团到张庄后,张显荣进行了热情招待。是年冬,张显荣部没有过冬的棉衣,曹济舟到费县独立二营要来了棉军衣。张显荣部的国民党员李副安和军法处长孔兰坡借机对张煽动说:“三营不成八路军了吗?”张显荣说:“谁的棉衣都挡寒,给我,我也穿!”

 

1940年春,泗水中心县委书记兼部队政治委员周蓝田、部队司令员封振武,率中心县委机关和第二区队南下邹东,路经张庄时,张显荣对周、封二人当客人热情招待。是年夏,封司令员回泰安运军服等军用物质时,对张显荣说:“张司令,我回泰安运军用物质,要你的第三营派一个排,带上轻机枪,跟我走一趟好吗?”张立即满口答应。从泰安回来后,曹三营全部换上了八路军的单军衣,还领了菜金和津贴费以及鞋、毛巾等生活用品。张显荣的其他部队眼巴巴地看着第三营焕然一新,而自己的夏装还无着落。

 

19414月份,我六八六团一营攻打驻杨园、司家庄的伪军尤兴臣部。泗水中心县委组织部长乔海秋通知张显荣部三营配合打增援,张欣然应允。

 

1941年冬,我邹县三区区中队部分人员叛逃,投靠了张显荣部驻大李家庄的陈守平营。我尼山支队萧鸣司令员给张显荣写了一封信,派萧剑秋同志持信前往张庄交涉。张显荣在他的司令部接待了萧剑秋。一见面,张显荣说:“我只能在这里招待你,东司令部里汉奸、国民党特务什么人都有。”张对萧鸣司令员信中要求把人枪全部送还的要求满口答应,但结果只送回枪支。张以叛逃者怕回去受惩处为借口,一个人也没送回来。

 

此事不久,接着发生了“杜队”(杜嗣存的游击队)在朱家庄全歼许发山团派来强行换防的先头部队的事件。为此,许发山请求张显荣准许他向杜队进攻。张说:“发山呀,你就知道打,打‘孩子’,‘娘’出来怎么办?”就这样,张显荣的一句话,避免了一场重大的武装冲突。

 

1942年春,我鲁南一地委政治交通员姜月、陈忠二同志,在执行任务中被皇协军蔡连(张部特务营的蔡庆常连)俘去。一地委组织部长冯起同志写信到泗南游击大队部,要大队长杜嗣存、指导员萧剑秋设法营救。杜、萧商定找张部连长乔尚业、邵理甫(邵是张显荣的亲姑表兄弟)要人,因杜、萧与乔、邵是仁兄弟。邵理甫见到张显荣,说明情况后,张遂以提犯人的名义,将姜月、陈忠交给邵理甫,邵又将姜、陈送给杜、萧,姜、陈才被救出。

 

张显荣出于私利与共产党多方周旋,在客观上也帮了我们一些忙,但一遇时机,他就制造摩擦。1938年初,张亲率其部到泗北的柘沟、马庄等村抢劫,一夜之间,将该地的枪支、弹药、衣物、粮食等抢掠一空,使当地人民遭到一场劫难。同年7月,苏鲁豫皖边区省委书记郭洪涛率“四支队”南下滕县开辟抗日根据地,遭到当地一些土顽的围攻和袭击。为保存革命力量,省委决定暂时撤离该区。途经八里沟时,又遭到一些土顽的伏击。泗水的李延寿、张显荣也参加了这次伏击战,给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造成严重损失。19409月,驻滕县的顽军申宪武部、邹东顽军刘昭汉部及泗水顽军李延寿、张显荣部共纠集2000余人,联合向邹东抗日根据地进犯,妄图占领并将诞生不久的邹县抗日民主政府吃掉。因敌众我寡,县委、县政府、县大队及泰泗宁大队对来犯之敌阻挡了一阵后,撤至十八盘山。苏鲁支队政委彭嘉庆率主力部队前来增援。敌人见我主力来到,遂全部溃退。1941年秋,张显荣已投降日军,受日军之命到泗北扫荡,恰与我尼山支队泗水独立营遭遇。经激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泗水独立营迅速撤出。此战,泗水独立营营长冯长清受伤后牺牲。此后,张显荣公开走向反共反人民的道路。

 

    四、投敌覆灭

在张显荣左右逢源,企图自保的同时,日伪也千方百计想改编这支武装,于是挖空心思,想出了一条美人计。

 

曲阜新民会负责人苗在寒及四妹苗在杰通过关系被派往张庄镇任小学教师。二苗祖籍曲阜前苗营,1939年参加了驻兖州的日伪特务组织特高课,后在曲阜新民会做特务工作。二苗来张庄不久,张显荣发现了苗氏姐妹年轻的风姿。此时张虽已有两房妻妾,但仍不满足,又向二苗求婚。苗在寒遂应允将其妹苗在杰许配给张显荣为妾。不久,二苗的大哥苗凤奎、三弟苗凤杰也被派往张部任职,并将其父母也接来奉养。因此,苗氏家族在张部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1941年底至1942年初,日军连续在山东进行了五次“强化治安”运动。日伪军对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不断进行扫荡、围剿、蚕食,抗日根据地越来越小,日伪军猖獗一时。

 

此时,张显荣部的汪伪特务加紧了对张劝降的紧锣密鼓,加之苗在杰的枕头风,1942年春,张显荣便公开投降了日本侵略军,当上了“皇协军”司令,李延寿任副司令。司令部也从张庄迁移到南北孙徐,驻李家寨,八大处驻西寨,特务营驻南孙徐,一团驻防南北孙徐周围,二团驻牛庄以北,三团驻张庄附近村庄,四团驻安德一带,吴营驻汉舒以西。从老猫山以西,原泗水县九区的村庄和原泗水十区的全部地区都成了张部的防区,泗南广大地区被伪化。

 

为开展反“蚕食”、反“封锁”的对敌斗争,打开泗南和邹东的局面,1942825日,我一一五师教导第一旅第三团和尼山支队,采取长途奔袭的掏心战术,一举全歼张显荣部。

 

1942825日夜,三团、尼山支队直插南北孙徐。三团一营攻打东寨张显荣的司令部,三营攻打西寨八大处,尼山支队攻打南孙徐特务营,三团七连在北孙徐村东阻击安德之援兵,还调一部分兵力埋伏在北孙徐村北沙沟口,防止敌人溃败时由此逃向北山。

 

是夜12时总攻开始。一营爆破组首先爆破东围寨,但因爆破点选择不当,东大门并未炸开。敌人在炮楼上猛烈还击,冲锋部队被迫退了下来。

 

张显荣听到枪响,惊恐万状,慌忙和李延寿窜上西北角大炮楼,指挥伪军抵抗。突然又一声巨响,爆破英雄马立训组织的第二次爆破成功了,东围寨东大门被炸开,炮楼倒塌,伪军死在瓦砾堆里。部队冲进围寨,向西北大炮楼冲杀过去。

 

据守大炮楼的敌兵是张显荣的亲信卫兵,思想比较顽固,武器装备精良,火力很强。开始我军无法接近,后集中火力堵住敌人射口,用炸药包把靠近炮楼的平房炸塌了一部分,战士们趁机冲到炮楼跟前,堵住楼门,用机枪向里扫射,敌人被迫交枪投降。

 

中心炮楼一解决,敌人顿时乱了套,纷纷放下武器,到外边集合去了。

 

进攻西寨的枪声也渐渐稀疏下来。不一会,通讯员报告,西寨敌人也全部解决。

 

清点俘虏时,担架抬过一个摔断腿的伪军,此人肥头大耳,腰圆腿粗,经辨认,他就是皇协军司令张显荣。

 

原来,当我军向张李据守的炮楼发起攻击时,张显荣和李延寿看大势不好,慌忙丢弃亲兵,窜出炮楼,爬上附近平房,从房檐上跳到圩外,企图顺沙沟向北山逃窜。哪知张显荣只顾逃命,慌了手脚,人一落地,便摔断了一条腿,只好拖着条断腿,爬到附近一座石桥底下藏起来,被我搜索逃兵的战士俘获。

 

李延寿跳出围寨后,顺着沙沟就往北山逃窜,不料没窜出多远,就遭到我伏击战士的迎头痛击。这只狡猾的狐狸立刻掉转头,凭着熟悉的地形又窜回村里,装扮成重病的妇女,骗过我战士的眼睛,溜掉了。

 

天快亮了,南孙徐战斗还未彻底结束,敌人在尼山支队的猛烈攻击下,全部龟缩进村东北的两个大碉堡里,凭着坚固的工事负隅顽抗。这时三团的杜政委带一个连来增援尼山支队,迫使敌人退聚到一个碉堡里。此时天已大亮,攻击部队暴露在敌人火力之下。为避免伤亡,杜政委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向敌人展开政治攻势。

 

此时,张显荣看大势已去,遂要求我军去南孙徐传他的话,让其弟张显林不要再打了,放下武器投降。我军遂派其小婆苗在杰骑马前往南孙徐劝降。

 

约在上午八九点钟,南孙徐敌人缴械投降。至此,南北孙徐的战斗全部结束。

 

我军一举歼灭张显荣的主力部队后,对其部属进行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对愿意抗日的进行了改编,对顽固不化、继续认贼作父危害人民的坚决予以镇压,张部遂告瓦解。

 

1942年古历8月底,张显荣在白彦被我镇压,其小婆苗在杰在平邑石子峪生下一女孩被苗掐死,苗也被我镇压。至此,张显荣作为人民的罪人,走完了他的一生。

 

 


当前在线:[124] 主办:中共泗水县委 泗水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承办:泗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维护:济宁正德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邮件地址:zfbxxke@163.com   鲁ICP备14037866号-1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鲁ICP备05024185号